0717-7821348
欢乐彩票平台

欢乐彩票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欢乐彩票平台
朝拜独库 具有独家回忆
2019-11-03 22:02:21

在拥有草原、冰川、雪山、沙漠、湖泊等多种地貌形态的新疆,公路是一道别样的风景。独库公路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山峡谷,堪称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这条逶迤盘旋在天山脊梁上的公路,宛如一条山间的巨龙,连接着新兴的石油城与古老的龟兹朝拜独库 具有独家回忆国故地,还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它的贯通,不仅缩短了南北疆的路程,也承载着人们探访神山的梦想。

独库公路全部在天山山区穿行,从独山子到库车,全长561公里,不少地方要经过3000米以上的高山,超过一半以上的地段都在崇山峻岭、深川峡谷中通过,很多地方要面临“猿猱欲度悉愁攀援”的危险地段。受气候影响,每年5月-10月是通车时间,但七八月份才是全年最佳的旅游时间,自驾者、摩旅者、骑行者、徒步者,每个穿越独库路的人都有自己关于独库的故事。盛夏之约,我与独库公路的摩旅记忆就此展开。

独山子大峡谷 流水侵蚀奇观

在天山冰雪消融的奎屯河上游,静静地绵延着一道如同雕刻一般的峡谷,近20公里的山间河谷,九曲跌宕,石崖危耸,经过河水亿万年的怒吼奔腾,和雨水的冲刷、风雪的蚀雕,两岸山崖上x显现出了一幅惊心王浩动魄的自然历史画卷,成就了一处让人惊叹的流水侵蚀奇观。这就是独库起点的独山子大峡谷。

峡谷的底部十分平阔,河水时聚时散,河道蜿蜒,砾石散布,谷底收集两岸的雨水雪水,也多在奎屯河旧河道中缓缓流淌,形成了一个个小潭,潭中溶解的各种矿物质使这些小潭变得色彩斑斓。从空中看,它既有水墨画的色调,又有油画的层次,更有黄土派的风格。

温馨提示

独山子大峡谷地区比较干燥炎热,尤其是中午最高温度在30℃以上,建议早上或者下午游览,门票:旺季为30元/人。

哈希勒根达坂 被冰雪覆盖的达坂

“达坂”是维吾尔语,意思是“垭口”,也就是山峰与山峰间互相连接的狭窄的山口,山脊上呈马鞍状的明显下凹处。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隧道,曾一度是我国海拔最高的隧道,一年中的秋、冬至第二年春季,山上山下都是积雪,常常是白茫茫一片,甚至会有雪崩降临。公路上修筑了一条百米长廊,可使悬崖上的崩雪翻落至公路旁的深沟中,高处俯瞰时,它也不失为一道景色,独库公路在哈希勒根达坂地带,只有在夏季才能看到零星绿色。

哈希勒根达坂主峰在海拔4000米左右,七八月间仍朝拜独库 具有独家回忆然被冰雪覆盖,冰川的融化,使其脚下形成了两个不大的湖泊。如果不怕累,可以从公路上爬一个多小时的山到主峰脚下。

温馨提示

到了哈希勒根达坂附近就开始进入天山中段,气温开始骤降,建议增添衣物。

乔尔玛烈士陵园 不能忘却的记忆

一条冰雪之路,一段被雪藏30年的历史,一个老兵,168座坟茔,一家人三十多年的孤独守望。2019年是老兵陈俊贵和妻子守陵的第34个年头,他守护的是乔尔玛烈士陵园,是那些为了修建天山独库公路牺牲并安葬在这里的168名革命烈士。

陵园位于独库公路中枢乔尔玛,高山地带海拔多在3000米以上,山上是纵横交错的冰川,山脚是铺展开来的草场,独库公路的这一处路段常常是直接凿开山岩后修筑的,由于岩层疏松,这里也是泥石流、滑坡的多发路段。在陵园门口,不断有慕名的游客购买陈俊贵夫妻亲笔签名的书《守望天山》,并和这个英雄老兵及其妻子合影,不少游客还一口气买了十几本要送给朋友。

乔尔玛烈士纪念馆及文物陈列室是来这里的游客必去的地方,里面有数百件当年修筑天山公路的工具、照片和图纸等实物,以及烈士事迹介绍。每隔几分钟,陈俊贵就会向游客讲述当年和战友开辟独库公路的往事。陈俊贵1979年9月参军后和班长在一次执行任务中遭遇暴风雪,班长在最后时刻把生的希望留给他,他也落下腿被冻伤的残疾。复员以后,他便携一家人来此守墓,一守就是30多年。

温馨提示

乔尔玛烈士陵园是独库路必去的地方,纪念馆里请保持安静,陈俊贵夫妻亲笔签名的书《守望天山》推荐购买,以示对牺牲筑路官兵的敬仰。

唐布拉 独库路上的小江南

独库路上行乔尔玛西去,便进入唐布拉景区的百里画廊。沿西流的喀什河谷一路向西,南北是高耸入云的冰峰雪岭,山坡上云衫密林、苍翠挺拔,河谷草原绿草茵茵、溪水淙淙,河水倒映着苍穹的蓝天、白云,草原上成群的牛羊和白莲花般洒落的毡房……置身塞外江南,美景醉人,记成小令“忆江南”。

唐布拉风景秀美,是伊犁颇负盛名的五大草原之一。蓝蓝的天,绿茵茵的草坂,云杉林苍翠挺拔,喀什河两岸芳草茵茵。唐布拉山清水秀、清爽宜人,夏季如画如屏,层峦叠翠,每时每刻给人以美的享受,故有“百里画廊”之称。百里画廊唐布拉景区也是独库路上唯一一个没有景区门票的草原景区。晚上可入住位于喀什河谷的避暑山庄,全部是哈萨克族的毡房,也是不错的体验。

温馨提示

此地路段险峻,急弯特别多,请谨慎驾驶,遇到路上牛羊,请不要按喇叭,耐心等待牛羊通过。

巴音布鲁克草原 广袤无垠的绿色地毯

图兰沙拉达坂一路翻山,正被持续不断的上坡、下坡折腾的疲惫不堪时,一片绿色的毯子突然呈现在面前,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里的巴音布鲁克草原,既是中国第二大草原,也是中国最大的高山草原。这里的路况以颠簸崎岖的山路居多,正因为这样,在跨过皑皑雪山,经历旅途劳顿之后,忽朝拜独库 具有独家回忆然呈现在眼前的这片广袤无垠的绿色地毯给人忽遇桃花源般的豁然开朗之感。

我们到达时,恰逢和静县第二十二届东归那达慕大会开幕,八万名游客来到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欢度“最美周末”。巴音布鲁克蒙古语意为“富饶的泉水”,四周雪山环抱,草原地势平坦,水草丰盛,是新疆最重要的畜牧业基地之一。由于丰沛的冰川融水和降雨,这里形成了一个东西长30公里、南北宽10公里的由几百个互相连通的浅湖沼组成高原湖泊群,有“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更有优雅迷人的天鹅湖。

天鹅湖实际上是由众多相互串联的小湖组成的大面积沼泽地,这是全国第一个天鹅自然保护区。很多游客进入巴音布鲁克景区主要是冲着天鹅湖和九曲十八弯去的,由于草原天气多变,而且十里不同天,所以能赶上天气晴朗的时间段特别不容易,往往是坐景区观光车到天鹅湖还是一片暖阳,但到了数十公里外的九曲十八弯就是阴云密布,雷声滚滚,大雨倾盆而下。

温馨提示

七八月的旺季,巴音布鲁克镇的房间几乎爆满,而且最低价格也在300元以上,这里适合露营的地方特别多,但一定注意实时天气变化,很容易突发狂风暴雨,帐篷质量一定要好。这里的牧民特别好客,可以选择在毡房旁边扎营,但别忘了给提供帮助的牧民准备小礼物,巴音布鲁克的气温是整个独库路上最低的,注意保暖。

铁力买提达坂 南北疆的地理分水岭

从巴音布鲁克一路继续向南出发,又开始翻山越岭了。草原一路都在下雨,但穿过近2公里长的朝拜独库 具有独家回忆铁力买提隧道到达达坂南边后,天空突然放晴,阳光透过云层撒向地面,顿时暖洋洋的,而达坂北边则依旧阴雨绵绵。达坂两边特别神奇,从北边过来的暖湿气流到了这里就被达坂阻隔,往往是隧道北口鹅毛大雪,而不到2公里外的南口却小雨霏霏,如北边阴雨绵绵,寒气逼人,南边必然是太阳高照,格外暖和。

铁力买提达坂最高点海拔3700多米,是独库公路进入南疆库车前要翻越的最后一个达坂,是南疆与北疆的分水岭,隧道口就是库车界。站在隧道口的悬崖边放眼四望,高耸入云的陡峭山峰被冰雪覆盖,白皑皑的山顶银光闪烁。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个隧道,翻越这个山口要绕行多少路。

温馨提示

铁力买提达坂有充足的适合拍照的地方,这里开始往库车方向,气温回升,可以重新回归夏天了。

大小龙池 独库公路上最耀眼的龙珠

在铁力买提达坂升起无人机,依稀可见远处山谷有一个蓝色湖泊,仿佛一颗明珠般镶嵌在山间,这就是大小龙池——独库公路上最耀眼的龙珠。

穿过铁力买提达坂,就是一处有两座湖的景点,大小龙池位于库车以北120公里处的天山深处,景色十分秀丽迷人,海拔2390米如巨蟒一般的独库公路从它的身边盘过。湖水靠雪山融雪水及山间降雨补给,有多处泉水汇入湖内,大龙池渗漏水透过岩层,落入小龙池。小龙池,犹如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与大龙池遥相呼应。

温馨提示

这里是库车人最喜欢的景区,景区没有门票,专门修建了一条临湖木栈道,周围几公里的路边,各色南疆美食令人垂涎欲滴。由独山子上独库公路的游客经朝拜独库 具有独家回忆历了一路的风餐露宿之苦后,可以在这里满足口腹之欲。

库车峡谷 火焰般的网红大峡谷

如果说独库公路的北边是海水,那么南边就是火焰。离开大小龙池一路下行,穿过卡尔脑隧道后,一片红褐色的山便向独库路压来,仿佛到了火焰山一般,而气温也骤升十几度,从这里开始,便进入了天山支脉克孜利亚山中,并且离库车大峡谷不远了。

独库公路南段最惊艳的景观是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大峡谷,它也被称为“克孜利亚”或“天山大峡谷”,位于天山支脉克孜利亚山中,由红褐色岩石经过大自然亿万年的风刻雨蚀形成。红褐色的山体群直插云天,在阳光照射下,犹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站在谷底仰视高山,只觉得陡峭的峰峦似乎随时随刻都会压下来,令人感到窒息、眩晕。峡谷将夏季的酷暑阻隔在山外,里面空旷凉爽,还可以允许户外爱好者在里面露营,峡谷峭壁横生,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过。往里走,忽宽忽窄,曲径通幽。

温馨提示

峡谷的门票旺季41元,几乎每个走独库公路的人都会进来。大峡谷内外温差较大,外面是夏天,里面是春秋,注意预防感冒。

路过峡谷,再有几十公里,便到达了独库公路的终点——库车。风光旖旎的茫茫草原,青碧透亮的大小龙池,参天蔽日的云山雪岭,百里冰封的防雪长廊,芳香四溢的美丽山谷,火红干燥的克孜利亚景观,十里不同天,一天有四季,这就是独库公路。也许很多人会问:一条公路,为何会成为人们心中的朝拜之路?答案只有走过这条路的人才会明白,这不仅仅是一条值得每一个人去游览的美丽公路,更是一条值得每一个人去朝拜的神圣公路。

来源《西北旅游》第7期,总第175期